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棋牌游戏网 > 防线 >

是阻挡后金的必要坚固屏障还是拖垮明朝的马奇诺防线

归档日期:11-2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防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大明帝国和后金之间绵延多年的战争成为明末最为重要的历史事件,说起明朝与后金战争,有两个人和他们创建的坚固防线就绕不来,一个是一代帝师孙承宗建立的关宁防线,一个是袁崇焕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关宁锦防线。这两条防线在抵御后金方面起到重要作用,明史对这两条防线及建立他们得人赞不绝口。可是我们要知道,明史是清朝写的,如果这两条防线让后金吃尽苦头的话,后金发展起来的大清朝会给予它们那么高的赞誉吗?这让人不得不怀疑。拨开历史的迷雾,我们再来审视关宁与后面发展的关宁锦防线,它到底是阻挡后金的必要坚固屏障还是拖垮明朝的马奇诺防线,值得深思。

  明朝大改革家张居正说过“时异势殊,陵谷迁变,高台倾,曲池平”,说的是,同样一件事,时代不同、环境不同,它的意义就截然不同。具体到明末两条防线,我们要站在当时的角度,深入分析。明朝在屡次对后金作战出现重大失利后,朝中形成战守两种应对后金策略。广宁惨败后熊廷弼带领残兵和辽民入关,放弃辽东大片土地,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熊廷弼是防御一派的代表,他精通军事,熟悉辽东情况,知道明军根本不是处于强盛时期的后金骑兵对手,在辽东处于弱势,死守辽东,已经成为国家沉重负担,除了背后金源源不断消耗明朝军队以及明朝紧张的财政资源外,没有多大实际意义。对后金来说,通过挑起战争,既可以消耗明朝实力,也可以掠夺资源和人口,不断壮大自身实力,一举两得。所以熊廷弼才会决绝得把军民撤回关内,坚壁清野,明朝得到喘息机会,后金没了战争补给,实力会被削弱。熊廷弼的想法没错,但是丢失辽东大片土地,证明自己虚弱与无能,明朝上下感情上接受不了,只靠山海关来抵抗后金,皇帝和大臣又不放心,熊廷弼因为这种压力承担罪名落得悲惨下场。

  这时候有了孙承宗和王在晋的争论,这个争论,在明史上记载为,孙承宗高瞻远瞩,王在晋鼠目寸光,但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,王在晋延续的是熊廷弼的战略,孙承宗则是主张以攻代守一方的代表,孙承宗是皇帝信任的帝师,加强修建宁远作为山海关外据点,构建战略缓冲区符合皇帝要求,所以,孙承宗得以建立起关宁防线。关宁防线建立,耗费明朝大量人力物力财力,但正如上面所说,此时的明军野战根本不是后金对手,勉强守住城池已经很好,所以孙承宗被迫出战,结果是惨败,他被弹劾去职。不过,从当时形势分子来看,宁远防线构建有其重要战略地位,从明末辽东形势图可以看出,关宁防线西部是蒙古人的地盘,孙承宗当政时,后金和蒙古势力还处于敌对状态,蒙古诸部成为明朝天然屏障,后金入侵只有关宁防线这一条路,山海关和宁远给大明首都上了双保险,当时孙承宗还有天津和登莱力量支持,包括朝鲜、毛文龙等,多方牵制后金,坚守城池,不进行野战,后金就没有办法,不敢有大动作,至于耗费人力物力财力,有阉党魏忠贤在,虽然朝政乱了点,但魏有能力在不给老百姓增加太多负担的情况下,向富裕的东南沿海开刀,筹足这笔费用。从上面来看,宁远防线建立起到阻挡后金坚固屏障的作用,而又没有动摇国本。

  我们再来看,袁崇焕建立的关宁锦防线,特别是宁锦防线,这个防线是在关宁防线基础上建立的,把战线公里,名义上收复失地,可是实际上,那是后金人少守不住这些土地,荒废在那里。关宁防线已经耗费巨资,再把战线修到锦州,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更多,兵力更分散,已经超出为山海关建立战略缓冲的需要,转而成为三年平辽的前沿基地。可是事实无情打脸,因为明军野战打不过后金,平辽是痴人说梦,所谓坚固的战线,只是凭借躲在坚固城墙里,用红衣大炮这种先进武器才勉强守住。而且形势与孙承宗时发生重大变化,一个是后金和蒙古联合,进攻关内有了多种路线,关宁锦防线成了摆设,再一个崇祯上台后,阉党倒台,东南沿海富庶代表的东林党人掌权,没人替皇帝向富人开刀来养育防线,转到向广大贫苦农民摊派,导致明朝财政危机,并严重激化社会矛盾。

  有人分析宁锦防线的鸡肋作用:宁锦防线位于现在的辽西走廊,即便明军有进攻能力,北面燕山余脉东北闾山,正东辽河限制,作为进攻沈阳基地没有多大用处,而明军要防守花费代价太大。宁锦防线进不可攻,防御意义对全局来讲有意义不大。宁锦只有一小块狭长的地方可供耕种,所需要的粮草都得从关内运来,不如山海关重要,相当于几倍的财力与兵力去完成本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完成的事。同时,宁锦防线由于孤立在外,所以后金以及清军可以轻易的包围它,如果朝廷不救迟早要失守,如果要救,就将十几万人的主力陷了进去,前者如大凌河战役,后者如洪承畴的十几万大军松山全军覆灭,可以说宁锦防线就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,使明朝不得不从关内搜刮大量的人力物力来维持它。大明朝已经病入膏肓,这个时候,关宁锦就像吸血虫一样,榨干明朝最后一滴血液,辽饷从普通百姓身上搜刮,加重负担,遇有天灾,导致民变四起。唯一得利的是朝中支持的部分文官、关宁锦武将可以从巨额辽饷中分得利益,并通过舆论造势搏取权位名利,后金则不时打打劫掠一番,获取财物,相当于明朝无底洞养活这三群人,更可怕的是,关宁铁骑逐渐变成将帅私人武装,不听朝廷命令,即使朝廷发现错误,也不得不继续为这一战略买单。

  后金与蒙古联合,绕道进攻关内后,这条防线更成为没有用途的“马其诺防线”。它不仅先后把几十万明军拖入这条防线进行防御,牵制了大量明军机动兵力,清军后来从宣大,蓟门入华北时,辽东明军无法大规模救援,又不敢乘虚进攻沈阳等地;还把大明财政拖入了万劫不复之地,为了辽东,苦了国内百姓,拖欠了长城各地守军巨额饷银,导致明朝最后几年,兵变民变频发,最终导致明朝灭亡。

  明朝大改革家张居正说过“时异势殊,陵谷迁变,高台倾,曲池平”,说的是,同样一件事,时代不同、环境不同,它的意义就截然不同。具体到明末两条防线,我们要站在当时的角度,深入分析。明朝在屡次对后金作战出现重大失利后,朝中形成战守两种应对后金策略。广宁惨败后熊廷弼带领残兵和辽民入关,放弃辽东大片土地,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熊廷弼是防御一派的代表,他精通军事,熟悉辽东情况,知道明军根本不是处于强盛时期的后金骑兵对手,在辽东处于弱势,死守辽东,已经成为国家沉重负担,除了背后金源源不断消耗明朝军队以及明朝紧张的财政资源外,没有多大实际意义。对后金来说,通过挑起战争,既可以消耗明朝实力,也可以掠夺资源和人口,不断壮大自身实力,一举两得。所以熊廷弼才会决绝得把军民撤回关内,坚壁清野,明朝得到喘息机会,后金没了战争补给,实力会被削弱。熊廷弼的想法没错,但是丢失辽东大片土地,证明自己虚弱与无能,明朝上下感情上接受不了,只靠山海关来抵抗后金,皇帝和大臣又不放心,熊廷弼因为这种压力承担罪名落得悲惨下场。袁崇焕建立的关宁锦防线,特别是宁锦防线,这个防线是在关宁防线基础上建立的,把战线公里,名义上收复失地,可是实际上,那是后金人少守不住这些土地,荒废在那里。关宁防线已经耗费巨资,再把战线修到锦州,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更多,兵力更分散,已经超出为山海关建立战略缓冲的需要,转而成为三年平辽的前沿基地。可是事实无情打脸,因为明军野战打不过后金,平辽是痴人说梦,所谓坚固的战线,只是凭借躲在坚固城墙里,用红衣大炮这种先进武器才勉强守住。而且形势与孙承宗时发生重大变化,一个是后金和蒙古联合,进攻关内有了多种路线,关宁锦防线成了摆设,再一个崇祯上台后,阉党倒台,东南沿海富庶代表的东林党人掌权,没人替皇帝向富人开刀来养育防线,转到向广大贫苦农民摊派,导致明朝财政危机,并严重激化社会矛盾。宁锦防线位于现在的辽西走廊,即便明军有进攻能力,北面燕山余脉东北闾山,正东辽河限制,作为进攻沈阳基地没有多大用处,而明军要防守花费代价太大。宁锦防线进不可攻,防御意义对全局来讲有意义不大。宁锦只有一小块狭长的地方可供耕种,所需要的粮草都得从关内运来,不如山海关重要,相当于几倍的财力与兵力去完成本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完成的事。同时,宁锦防线由于孤立在外,所以后金以及清军可以轻易的包围它,如果朝廷不救迟早要失守,如果要救,就将十几万人的主力陷了进去,前者如大凌河战役,后者如洪承畴的十几万大军松山全军覆灭,可以说宁锦防线就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,使明朝不得不从关内搜刮大量的人力物力来维持它。大明朝已经病入膏肓,这个时候,关宁锦就像吸血虫一样,榨干明朝最后一滴血液,辽饷从普通百姓身上搜刮,加重负担,遇有天灾,导致民变四起

本文链接:http://kingnorris.com/fangxian/1062.html